院轉網,再造爛片的狂歡與泡沫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阿里的野心恐怕不只是扭虧為盈。

  歪道道 原創  ·  2020-12-14 17:44
院轉網,再造爛片的狂歡與泡沫 - 金評媒
作者: 歪道道   

12月4日,《冷血狂宴》在騰訊視頻上“云首發”,觀眾需付費觀看,VIP優惠價為12元,非會員價為24元。貓眼專業版顯示,截至12月8日,該影片上線4天在騰訊視頻播放6929.2萬次。

隨后一則消息也開始擴散,稱該影片收入已經超過3億,相當于院線影片票房破7億。

其實僅從播放量去推斷影片收入是沒有確定性依據的,因為視頻網站的播放量本身就有很大的水分,只試看、不花錢也會被計入播放量。《冷血狂宴》之所以受關注,很大一部分是“流量導演”郭敬明帶來的熱度,但更值得在意的是,這是一部院轉網影片,而就在前不久美國華納兄弟剛剛宣布取消院線窗口期,同步上映2021年出品的所有影片。

阿里影業最近也開了一場發布會,稱未來將重回內容為王的發展路徑。長期以來,阿里影業一直致力于打通影視產業鏈,提供賣票、宣發、營銷等基礎服務,如今重心轉移到內容制作,看似自然而然,不過趕在院轉網松動的時候,阿里的野心恐怕不只是扭虧為盈。

國內院轉網還會遠嗎?

院轉網原本是應對疫情的一種無奈之舉,而華納兄弟的做法則意味著它將成為一種常態,徹底掀開院線電影和平臺電影并行的新篇章。一個最直接的問題也擺在眼前,我國影視產業未來是否也會取消窗口期?

中環影城總裁王征表示,中國電影或許會縮短窗口期,但不會直接取消(窗口期),同步登陸流媒體。

2.jpg

只是選擇權并不在院線手里。7月份,全國各地的電影院陸續復工,很多人認為院轉網就此告終,可是直至現在,院轉網的影片仍在陸續增加,有數據統計,今年至少已經有19部院線電影已經或即將在網絡視頻平臺首播。拋開疫情期間被迫放出的《囧媽》、《大贏家》等,《征途》、《冷血狂宴》這兩部投資過億的電影選擇了院轉網。

不像《囧媽》年初線上公映時業內嘩然,一片反對之聲,如今行業對于院轉網的敵視似乎少了許多。有一部分原因固然是《征途》、《冷血狂宴》之流遠不如《囧媽》背后的徐崢及其公司的影響力大,但實際上一些影視公司可能正在觀望。

據公開數據顯示,《魔發精靈2》從4月10日開始上映,累計票房為306萬美元,同步在點播平臺上線則取得了不俗的成績,累計收入已超過1億美元。而國內,不管是《肥龍過江》這種號稱2.2億元投資的電影,還是《我們永不言棄》或《春潮》這樣的藝術片,基本上都能完成不虧本的小目標。

一些業內人士對院線電影轉網絡的前景持樂觀態度,認為“即便沒有疫情,電影業態也會發生變革,疫情只不過是加速了變革”。

變革背后更重要的是市場成熟與否。Variety曾針對美國觀眾做了一個調查,結果顯示,如果一部電影在院線和網上同時上映,高達70%的人希望在家里看新上映的電影。中國電影家協會與貓眼也聯合發布過一份關于觀影意愿的調研報告,報告顯示,七成以上受訪者有過線上付費觀影經歷,六成以上的受訪者認為線上付費是可以接受的。

其實院線電影與平臺電影少了空窗期,兩種模式未必不能相融,中小成本或票房一直不高的文藝及恐怖片考慮同步線上,大片依舊維持過往的空窗期,院線電影或許不會受到太大的沖擊。

但如此這般,說不定也是變革前的一個緩沖,華納兄弟從影片試水到把大制作電影押注到院轉網上,中間并沒隔多久。

院轉網拯救互聯網影業?

對于院轉網,現有影視產業鏈的相關公司都多有顧慮,但互聯網影業則“喜聞樂見”。比如阿里,戰略發布上,阿里影業總裁李捷表示,“電影內容的開發是有風險和周期的,如果沒有強大的片單支持的話內容會斷供,所以通過院線和網絡兩個平臺發行的話可以減少內容供應的不確定性”。

更早之前,他還直言,“網絡電影做得越好,院線電影才會拍得越好”。

3.jpg

阿里時隔四年召開片單發布會,稱要重返內容賽道,與其他影視制作公司相比,阿里影業沒有對大熒幕的堅持和情懷,其自制的影片未來實行同步上映的可能性更大,這無異于是在推動和引導院轉網的趨勢。

字節跳動不外如是。張一鳴斥巨資買下《囧媽》,打響了西瓜視頻進入長視頻的第一槍,如果未來借助院轉網,能夠把同步上映的優質影片資源集中到自己手里,或將從愛、優、騰那里搶奪更多的用戶。華納兄弟之所以這么痛快地取消窗口期,也是一樣的道理,借助自已制作的影片,為旗下流媒體平臺在競爭中獲得優勢。

院轉網是互聯網影業搶奪影視產業鏈話語權的一次最佳機會,這也將是互聯網影業從困境中脫離的唯一解決途徑。

阿里影業成立近6年,雖然參與過不少大片的制作與發行,但除2015年實現過盈利,其余年份均為連續虧損狀態。從業務結構來看,阿里影業過度依賴宣發收入,而自己投資的影片票房收入占比較少,還不到15%。

為什么?樊路遠在成為阿里大文娛的主帥后,改變了阿里影業的投資方式,從投入巨資對電影進行主投主控的方式,轉變為以聯合出品為主。這種方法固然分散了風險,可也導致阿里影業對電影市場的掌控力被削弱,無法動搖華誼兄弟、博納等傳統影視巨頭的地位。不過一旦院轉網成為常態,這種狀態將徹底改變,阿里影業在內容制作板塊的被動可能會隨之改變。

騰訊影業也是如此,盡管沒有消息說電影方面的業務大幅虧損,可你會發現騰訊影業押中的爆款少之又少,存在感似乎更弱。

院轉網或是同步上映的最大價值還在于控制成本。阿里影業現在把業務重點轉向內容,打通創作、制作、生產、發行及放映整條產業鏈是遲早的事情,而線上化運作可縮減成本,減少虧損,這點在宣發上已經顯現。

最大風險:爛片的“庇護所”?

盡管取消窗口期、實行院轉網或同步上映是大勢所趨,但短時間內讓影視公司像華納兄弟一樣,仍不現實。所以,一定程度上給予中小成本影片應有的線上空間,支持他們院轉網,避開與大片的院線競爭,成為一種可能。

如《春潮》,《春潮》在5月登陸愛奇藝,采取了線上付費點播模式,據愛奇藝電影負責人透露,這部電影的播出效果和收入都超出了平臺的預期。更關鍵的是,《春潮》獲得了金雞獎最佳故事片、最佳導演兩項提名,由此印證主流獎項對優秀作品的肯定,并沒有被發行模式局限。

院轉網為文藝片探索了一條新的盈利路徑,同時又提升了網絡電影的整體質感。但是,目前來看《春潮》更像一個個例。

細數院轉網的影片,口碑崩壞的居多數,基本豆瓣評分不到7.0,尤其是最近的《冷血狂宴》,頂著前作3.8億元票房、3.8分口碑的整體潰敗轉為線上播放,更牽扯牽扯“范冰冰事件”,這讓觀眾不得不再次懷疑,這是對影片票房預期不樂觀、退而求其次的選擇。

如此一來,線上平臺似乎成了一個變相圈錢的渠道。

更深層次來看,其實這是窗口期不徹底取消的漏洞,如果沒有一個大制作選擇同步上映,那僅憑受眾群體較少的文藝片,無法改變電影市場中根深蒂固的鄙視鏈。而這也會成為未來互聯網影業一個可能難以突破的瓶頸,即影片質量及含金量。

4.jpg

參考亞馬遜影業,亞馬遜成立亞馬遜影業后,除了致力于將自己制作和投資的電影推向大屏幕,貝索斯一直強調要拿下一個奧斯卡獎。2017年,《海邊的曼徹斯特》斬獲奧斯卡兩項大獎,亞馬遜一舉成為第一家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流媒體公司,改寫了流媒體影片沖奧的歷史。

一般情況下,視頻平臺是不會拒絕院轉網影片的,所以要想提升整個線上影片的含金量,重任就壓在互聯網影業自制的內容上。如同自制劇所起到的作用,隨著電影市場變革期風雨欲來,自制影片有可能重新點燃長視頻領域的新競爭。

平臺自制劇和網絡電影的起步時間實際差不多,但自制劇佳作頻出,更是直接拉動會員收入,可網絡電影似乎仍沒有擺脫外界對其制作水準的質疑。或許,網絡電影欠缺一個時機。

對于美國好萊塢與流媒體的戰爭,一位業內人士稱,“過去那些在美國本土能夠創造高票房的科幻片、奇幻片、工業大片統統被資本綁架了,以至于雖然好萊塢有巨額投資與全球最頂尖的電影工業,但在整體的創意上卻非常匱乏,沒有能刺激觀眾的點了”。反觀奈飛、亞馬遜,自制電影經驗越來越豐富,沒有理由不向商業大片進軍。

國內又何嘗不是如此呢?過度依賴進口大片的現狀多年未變,年輕化的流量影片徹底失靈,規則重塑或許能打開新的一片天地。

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歪道道(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歪道道

歪思妙想創始人,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O^★)MG幸运盖尔闯关 麻将来了是真人在玩吗 澳洲幸运10历史开奖结果筛选 中国赛马会冠军奖赏 足彩混合过关直播 赛车北京pk10是什么 做t+0股票技巧 92qp-就爱棋牌 qq微信麻将欢乐豆 双色球大奖排行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走势2 北京pk10跨度怎么看 足彩半全场怎么买 山西11选5五码遗漏 原油期货 qq麻将外挂 真人玩现金麻将啥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