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科技,誰主沉浮?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這是一個新機會,同樣是一次新挑戰。

  孟永輝 原創  ·  2020-12-15 10:43
數字科技,誰主沉浮? - 金評媒
作者: 孟永輝   


/孟永輝

 

P2P的退場,正在向我們生動地展示互聯網金融模式的難以持續。究其原因,這種建構于龐大流量基礎之上的物種,最終因為沒有改變金融行業本身而被行業所拋棄。當互聯網金融的野蠻生長戛然而止,于是,人們開始尋找有關金融進化的全新模式。以金融科技為代表的全新發展模式開始不斷涌現,并且吸引了以傳統金融機構和互聯網科技巨頭的加入。

 

不可否認的是,金融科技是以改造金融為出發點和落腳點的,因此,我們看到了以大數據、云計算、區塊和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技術開始與傳統的金融業務深度融合。這其實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即,所謂的金融科技成為彌補互聯網金融缺憾的存在,并且徹底與金融絕緣。然而,如果僅僅只是將發展的重點放在科技身上,甚至唯科技至上,而忽略了金融的特殊性,并且找不到金融回歸實體經濟的合理方式和方法,所謂的金融科技注定是一場鬧劇。

 

金融科技的發展為我們“完美”詮釋了這一點。要知道,在那個互聯網金融被監管的時刻,金融科技被諸多玩家看成是延續自身發展的“新營養”,并且紛紛開始轉型成為金融科技公司。這是一個新機會,同樣是一次新挑戰。問題在于,互聯網金融向金融科技轉型的底層邏輯依然在遵循著流量時代的發展邏輯,即使是轉型之后的金融科技玩家依然將獲取流量看成是自身安身立命的發展之本,只不過,他們爭相搶奪的流量對象從C端轉變成為B端而已。

 

這種以流量為主導的發展模式,終將會因為沒有抓住金融行業的根本痛點和難題而失敗。當人們的生活方式已經從線下轉移到線上的時候,金融行業的最大痛點已經不是金融供給與需求不對等的問題,而是變成了落后的金融供給與嬗變的金融需求之間的矛盾。以金融新供給來滿足金融新需求,以讓金融行業再度發揮出自身的“毛細血管”的作用,才是關鍵。因此,改造金融行業的供給,讓金融行業的功能和作用發揮到最大,才是后互聯網金融時代真正應該思考的重要課題。

 

這其實有兩個層面的涵義:

 

第一,我們要借助新技術對金融行業進行全面而又深入的改造和重塑,讓金融行業真正脫胎換骨,不再是陳舊的,落后的;第二,我們要尋找到將業已發生深度改變的金融行業再度與實體行業結合的方式和方法,讓金融的功能和作用發揮到最大。很顯然,按照這樣一種邏輯,所謂的金融科技僅僅只是完成了第一個階段的任務,即,金融科技的玩家們僅僅只是改變了金融行業本身,卻沒有去關注金融再落地和再應用的問題。

 

當金融科技僅僅只是改造,而忽略了應用的時候,便無法形成一個完美的生態閉環,所謂的金融行業的再進化同樣是一個“半拉子”工程,金融依然沒有回歸實體。因此,尋找將新金融再度落地,并且與實體行業進行深度融合的方式和方法,成為金融進化當中必然要解決的重要問題。

 

數字科技便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誕生的。

 

同金融科技僅僅只是強調對金融行業進行賦能和改造不同,數字科技則是要建構一個有改造,有落地的完美的商業閉環。可以確信的是,這種有進有出的發展模式實現了互聯網金融和金融科技都沒有實現的使命,最終將金融行業的發展帶入到了全新的發展階段。

 

正是因為如此,我們看到了當數字科技的概念被提出之后,不斷有新的玩家用數字科技的概念來標榜自身,試圖通過加持數字科技的概念逃避監管,重新獲得資本市場的關注。然而,他們并沒有看到所謂的數字科技并不是像互聯網金融那樣,僅僅只是依靠概念和營銷就能夠奏效的,只有真正練好內供,才能實現改造金融行業,并且把新金融行業應用到實體行業的目標。

 

新挑戰必然發生。

 

當金融科技的短板出現,數字經濟的浪潮此起彼伏的時候,盲目地加持數字科技的概念,卻缺乏改造金融行業的完美方案,抑或是缺少將新金融再度應用到實體的方式和方法的玩家注定會被淘汰。只有那些真正明白數字科技的底層邏輯,并且真正致力于實現金融的改造與應用結合的玩家,才能成為數字科技市場的最后贏家。

 

在當下的數字科技市場上,我們看到了以螞蟻金服、京東數科為代表的玩家不斷強化自身的市場地位,并且試圖搶占數字科技的戰略高地。然而,通過仔細觀察,我們不難發現,即使是這些頭部的玩家依然還有人抱著流量的思維不放,僅僅只是把數字科技看成是一個獲取流量的手段。殊不知,金融行業的B端流量并沒有他們想象的那樣龐大,如果僅僅只是收割流量,卻無法在縱向上進行拓展,就算是再快速的發展都僅僅只是過眼云煙而已。

 

一旦流量紅利不再,一切都將會被打回原形。

 

由此,我們可以確定的是,數字科技必然還將經歷洗牌,那些披著數字科技的外衣繼續做流量買賣的玩家必然會被行業所淘汰。因為從加持數字科技的第一天開始,他們就僅僅只是將數字科技看成是一個類似金融科技一樣的存在,而不是想要去改造金融行業,然后再把改造后的金融行業應用到實體經濟當中。等到他們將金融市場上的B端流量被洗劫一空,面臨的將會是一個與互聯網金融同樣尷尬的境地。

 

對于那些真正厘清了數字科技的內在邏輯,并且真正找到了數字科技發展完美閉環的玩家們來講,他們才會是數字科技未來的主導。

 

當數字科技真正成為新金融的主導,當數字科技成為賦能實體經濟的主角,在互聯網金融時代和金融科技時代無法完成的全方位改造才能真正完成。金融行業的進化,才能真正跳出流量的邏輯,真正回到了金融行業的本質。

 

經歷了互聯網金融時代僅僅只是關注金融,金融科技時代僅僅只是關注科技的彎路之后,金融行業的發展在數字科技的身上找到了完美的結合點。數字科技,是金融進化的新終局,同樣是金融進化的新開始。

 

不幸的是,在數字科技的天空下,依然有人緊抱著流量思維的固定觀念不放,他們僅僅只是把所謂的數字科技看成是一個與互聯網金融和金融科技完全相等的存在。缺少了對數字科技底層邏輯的深刻認識,這其實完全背離的數字科技的初衷,并且完全不符合數字科技發展的根本規律,可以想見的是,當數字科技的發展進入到深水區,一場洗牌無可幸免。

 

在這場全新的洗牌中,或許,只有那些真正找到了改造金融的正確方式和方法,并且真正可以將金融與實體再度結合的玩家,才能主導數字科技的沉浮。

 

—完—

 

作者: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特約評論員,行業研究專家戰略咨詢顧問長期專注行業研究,累計發表財經科技文章超400萬字支持保留作者來源的分享,轉載請保留作者版權信息,違者必究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孟永輝

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微信公眾號:menglaoshi007。i黑馬、創業邦、億歐網、投資界專欄作者。從事互聯網10年,長期關注互聯網研究。多篇文章在虎嗅、鈦媒體、創業邦、億歐網、i黑馬、網易、新浪、搜狐等網站發表。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O^★)MG幸运盖尔闯关 北京11选5开奖5结果奖怎么中奖 一分赛车走势怎么看 股票风险模型 网上棋牌电子赌博 浙江麻将 排列五历史记录查询 最新一期足彩进球彩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 上海时时乐开奖結果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怎么玩 比特币挖矿机挖矿流程 手机版免费版四人麻将 中彩票佛法 水果老虎机规矩 北单去哪里买 微信可以玩北京pk10的